Brain.

一个默默看文的小透明ww
本命EC-盾冬-锤基
偶尔在极圈的边缘反复试探
热爱黑化梗 写文估计只写车
٩( ᐛ )و耶

爆脾气红二在线嘲讽:

【纯属虚构】


我和我朋友说:“我活不下去了。”


我说这话的时候,我俩正坐在天台边上,脚悬在空中,在死亡边缘试探。


我朋友听了我这话,抽了一口烟,很熟练地开了口:“抱抱亲爱的。揉揉头。”


我:“……这句话上次用过了。而且这是什么狗血的称呼?你不是从来都叫我二狗?”


我朋友于是说:“二狗啊,人生没有很多过不去的坎,你看看非洲那些吃不饱饭的穷孩子们,还在为生命努力勇敢的走下去,我们是不是该知足……”


我说:“这个他妈是什么毒鸡汤调调?”


我朋友于是又开口了:“你快点跳吧,等着你跳了我们宿舍好保研。”


我说:“你见过这种劝人别自杀的吗?”


我朋友说:“这是反向激将法,你一想你死了我们大家都超快活,怕是就气得不想死了。”


我终于愤怒了:”老子他妈现在跟你说我想自杀!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敷衍啊????“


我朋友说:”好嘛好嘛,是我的错……所以这次又是为什么啊?“


我说:”我有病。我不喜欢和人待在一起。“


我朋友:”……你要回阿斯加德去,离开我们这群愚蠢的蝼蚁吗?“


我:”认真点!你听啊:我讨厌和人亲密相处,对一切人的关心无所适从,人生中唯一让我感到真正快乐的时候,是在键盘上倾吐我脑子里产生的病变和垃圾。我靠着虚无缥缈的网络寻找存在感和成就感。只有隔着网络,我才觉得和人之间的距离是安全距离。这一切,都来源于我童年母亲对我毫无喘息机会的关怀,让我觉得任何靠近都令人窒息。”


我朋友说:“就这样啊?还有吗?”


我说:“还有。我没有热情。”


我朋友说:“昨晚上那三小时你不是在吃鸡,是在给你手机做按摩吗?”


我说:“闭嘴!那只是暂时性的麻痹我的灵魂,好让我感觉不到缺少热爱带来的空虚。从我小时候开始,我父亲认为我太过急躁,于是决定打磨我的性格;他会承诺带我去放烟花。从‘我今晚带你去’到‘你写完作业就带你去’,再到‘洗完碗就带你去’,再到‘拖完地就带你去’再到‘期末考试满分就带你去’,我越是急切,他就越是冷漠。从而使我感到,人生感受不到任何失望的途径,就是对所有东西都不抱希望。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想要过任何东西,再也没有爱过任何人。“


我朋友静静地听了一会儿,问我:”说完了吗?“


我说:”说完了。“


我朋友说:”你有钱花吗?有房子住吗?喝得起一点点吗?“


我点点头。


我朋友说:”好,现在轮到我了;我他妈每天客户老板面前装孙子,晚上十点钟到家,房租四千块一个月,上班挤地铁毫无尊严可言。我他妈考研考不上,出国出不起,大学成绩高不成低不就,房子的首付要攒到下辈子,如果想要买房就得结婚找人分摊,可是我也找不到男朋友,我家里人天天叫我回家考公务员生孩子。“


我沉默了一下。


我朋友说着说着哭了起来:”你看看你愁的都是些什么鬼东西。你又有空,又有心情,还有时间写文章怀疑人生,你惆怅个几把。我就是个废人,我就是个废物,我活着在这里干什么,我要自杀。“


我说:“你快跳吧,你跳了我们宿舍好保研。”


我朋友擦着眼泪说:”我不。你都开始怀疑人生的虚无了,哲学到这个地步,估计离自杀也不远了,你都没跳,我也不跳。“


我俩沉默地坐在屋顶上,看着下面忙忙碌碌的人。


我问我朋友:“你说,咱们身边还有人不想自杀的吗?”


我朋友鄙夷地说:“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脑抽!”


我说:“真可惜,我还以为想死,是做人的一堂必修课来着。”


我朋友说:“如果大家都想死,你就快乐了吗?”


我说:“那最起码我知道了;大家都想死,但是大家又都没有死。这我就能明白:死亡不是作为一种出路而存在,它在那里不是让你去选择的。死亡只是一种警示。”


我朋友说:“什么警示?”


我说:“老子过得真他妈不爽!不干点什么让我开心的事儿,老子就要罢工了!什么跳楼不跳楼的,走,吃鸡去!”

评论

热度(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