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in.

一个默默看文的小透明ww还是一个歌姬ww喜欢讲道理哎嘿(●✿∀✿●)比心~)

敲可爱啊啊啊!!!

秃奔菌太郎:

三刷归来
一发小麻雀被抓住了的妄想
渣浪传送门点https://m.weibo.cn/3987110277/4113254655320649

要转发(才能有力气画后续)

要疼爱

要麻雀!

哎。。。大概盾冬党都懂得这首歌

天啦噜太可爱噜

眠狼:

钢铁啾大战卷福喵。
友情向 ,非拉郎注意!

敲可爱!

福次:

瞎画、瞎画、瞎瞎瞎瞎瞎瞎咳咳咳咳画。咳咳

好可爱喔

阿消:

KSM x X-MEN

谁家的崽系列

被遗忘星球的爱歌:

 #金刚狼3:殊死一战# #EC# #X战警# #狼队#中年男人罗根的一天……我为啥要在白色情人节发这么心酸的东西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妈啊………………

【盾冬】Little Pieces (甜日常,小番外)

真的,特别,棒!!这个系列!!

SILENCE★:

* Song of silence的番外,end之后的事。




1


Steve给Bucky发短信,[Bucky,你搬回来和我一起住好不好?]


Bucky回复他,[不好。]


[为什么?]


[太远了。我住在这里,早上可以睡到八点半。]


[我也要去上班啊,我载你一起去,半个钟头足够了。]


十分钟后。


[……不要。]


[为什么??]


[太丢脸了。]


 


Steve盯着手机屏幕,感到了一种深深的困惑与不甘。


美国队长骑哈雷载你去上班,到底有什么好丢脸的啊?


 


2


Bucky扔掉了手机卡,因为有人不停地给他发骚扰短信。


他不跟别人说话,也不再扮演有求必应的咖啡师。


“总是一副请勿打扰的表情,”Sam说,“甚至在上班的时候故意戴着耳塞。”


Steve有点担心,Sam却说他觉得这也没什么不好。


“这更符合冬兵的个性,同时也是一种放松的表现。”


好吧。


现在的Bucky喜欢安静,待人冷漠,沉迷网络,嗜甜成瘾。


但Steve仍然爱他爱得无法自拔。


 


3


“你们有约会过吗?”Natasha问。


“什么?”Steve有点走神,转过来一脸茫然地看着她。


“约会,”Natasha说,“我的意思是,既然你们都不住在一起了,怎么来维持激情?”


“红酒,玫瑰花,礼物,浪漫的晚餐,或者一场火辣的床——”


“我明白,我明白,”Steve的耳朵尖都红了,“但是没有。真的,你知道我们现在是个什么状况,但……我觉得一切都可以慢慢来。”


Natasha毫不客气地扔给他一个大大的白眼。


“你就是搞不定,对吧。”


所以Natasha帮他订到了一家毫不起眼却气氛绝佳的小酒馆,替他开车去接Bucky,然后把他们扔进一个充满迷离香氛的包间里。


 


但事实就是,他们不知道该怎么约会。


在以超级士兵的一贯速度干掉所有餐点和配酒之后,Bucky默默地玩了两百盘手机游戏,坐在对面的Steve默默地给他拍了五百多张照片。


真是美好的夜晚啊。


 


回家之后,Steve挑了几张照片打印出来,贴在自己的记事本里。


 


4


工作日。


他们在复仇者基地里碰面,像逃课小学生似的蜷缩在仓库的消防梯后头。


“这个送给你,”Steve递给Bucky一袋子蓝莓,“Sam从乡下带回来的,很甜。”


Bucky默不作声地接过去。他的脸颊晒得发红,鼻尖上缀着几粒小小的汗珠。


“还会有很多人缠着你吗?”Steve问,“如果你觉得不舒服的话,随时可以请假。”


Bucky摇摇头。


现在大家都知道他和Steve的关系了,他们不用再假装不熟,但仍然被过多的关注所困扰。一旦两个人出现在同一场合,各种各样的围观、偷拍和搭讪便随之而来。


不管是出于好意还是恶意,这都让他们无所适从、疲于应对。


“周末想去哪里走走么?”即使如此,Steve仍然没有失去对每一次约会的热情与期待。只要花点心思伪装或者把车开得远离市区,他们还是能争取到一点儿安宁的二人时光。


只是Bucky看起来兴致缺缺,[太热了。]他无声地嘟哝了一句。


 


Steve当然也不是毫无长进。


“那……就在家里看电影,吃冰淇淋?”


Bucky抬起了头。


“我买了800g的桶装冰淇淋,有五种口味。”Steve补充道。


“……还要披萨。”Bucky舔了舔嘴唇。


 


5


Bucky在凌晨四点到达,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敲门声轻得几乎听不到。


“其实你不用这么紧张,Buck……即使被拍到也没关系。”Steve一边关门一边捡起他扔在地上的围巾,“我们总会习惯这个的。”


“嘘——”Bucky剥下外套,把帽子从头上扒掉,“我看见那个人走去附近的快餐店了,这是他们换岗的时间。”


Steve叹了口气。


敬业的狗仔每个周末都在他家门口蹲守,从早到晚。Bucky认真地跟他们斗智斗勇,从来没有被镜头捕捉到哪怕一个背影;被拍到的永远只有穿着背心拖鞋出门倒垃圾的美国队长。


 


“要喝点什么吗?有橙汁和酸奶。”


“伏特加。”Bucky头也不回地朝卧室走去,然后一头栽倒在床上。


 


他一觉睡到早上十点,卧室的窗帘拉得严严实实,仍然像是夜晚一样。


Steve坐在窗前的地毯上,膝盖上放着手提电脑。


“你干嘛坐在那儿?”Bucky迷迷糊糊地问。


“我把窗户打开了,”Steve说,“风会把窗帘吹起来,所以我得压住它。”


 


6


情人节过去一周之后,Steve才在翻日历的时候发现他们错过了这个。


Bucky对任何节日都毫不在意,但Steve坚持要做点什么。


[玫瑰花或者巧克力?]


[法国餐厅?]


[宠物?]


[公路旅行?]


[网购账单?]


……


Bucky只回给他一个[炸弹]表情。


 


晚上接近十二点的时候,Bucky又发给他[一朵玫瑰花]表情,附言是[情人节快乐,好了它结束了。]


第二天,Bucky在自己房间的地上发现一只手套。


他犹豫了很久才把它拎起来,从里头抖出一片钥匙。


还有一个小小的、盾牌形状的钥匙扣。


Steve在短信里说,[欢迎回家,任何时候。]


 


7


Steve总是醒得比较早。


他眨眨眼睛。窗外有小鸟啾啾地叫。


Bucky的半张脸埋在枕头里,鼻翼翕动,在浅睡中无意识地皱起眉头。


噩梦不再是频繁的困扰,但也不会永远消失。


Steve挪动了一下身体,伸手把Bucky额前的碎发轻轻抹开,好让发梢不会戳着他的眼皮。


 


Bucky的嘴唇很干燥。Steve忍不住舔湿了它。


像舔一颗糖果。


 


最后Bucky被他弄醒了,气呼呼地一口咬住他的下巴。


 


8


为了避开Bucky的起床气,Steve尝试把这个步骤挪到睡前。


开头挺不错的,他们听了一会儿音乐,Bucky关掉了手机,两个人窝在一大堆毛绒玩具中间。


(不知道为什么,世界各地的姑娘们寄来了各种各样的毛绒玩具,都是成对的,有些还绣着他们俩的名字。)


温暖,柔软,暧昧。


Steve主动凑近,先是碰了碰Bucky的额头,然后是鼻尖。


最后是嘴唇。


 


Bucky迎接了他,闭上眼抱住他的肩膀。


他们的舌头湿漉漉地拥抱在一起。


Steve揉捏他发烫的耳朵,抚摸他弓起的脊背,手指在后腰上迷人的凹陷里打转……


 


他们吻了很久,久到Steve觉得必须要进入下一步了。


他尝试把Bucky放倒在床上,后者毫不抵抗地往后一躺,软软地陷进床垫里。


然后一瞬间就睡着了。


 


9


Steve从二手货市场淘来一个旧电视。


当然还有别的东西,花盆啊碟子啊冰箱贴之类的,但Bucky觉得电视是他最不能理解的。


“就是觉得还不错,”Steve耸耸肩,“我们已经很久没看过电视节目了,不是吗?”


Bucky瞪着那个长方体老古董,为了这个他们还不得不又买了一个电视柜,并且花上一下午把它组装起来。


 


结果他们看到的第一个电视节目就是有关美国队长和冬兵的街头采访。


“嘿!你对这两个人和他们的世纪恋情怎么看?说点什么吧!”主持人在大街小巷里跑来跑去,强迫那些闯进镜头的路人发表看法。


有人表示不认识冬兵,“是个辣妞吗?”


“不,是个男人,曾经是个特工兼杀手。”


“好吧,不管怎么样他们俩的名字挺配的,队长和士兵,哈哈哈哈。”


大家的看法还真是各不相同。有人祝福他们,也有人叫他们滚蛋,还有人希望他们去领养十个孩子。


最后有个年轻的小伙子说,“他们找到了对方,这真是太好了。”


 


Bucky顺着沙发靠背往下滑了一点儿,Steve隔着毯子蹭了蹭他的脚趾。


这真是太好了。


 


10


Bucky有很长一段时间都不说话。


后来的某一天,Steve问他去不去参加Sarah和Adam的婚礼。


“我收到的请柬写了我们两个人的名字,”Steve说,“你想去吗?”


Bucky想了好一会,最后还是摇头。


“好的。”Steve说。


他们在咖啡馆里坐着,小桌子上插了一小朵新鲜的玫瑰。


“嘿Bucky,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Bucky抬了抬下巴示意他说下去。


Steve看着他的眼睛,“如果——如果,我这样问的话,你愿意……你愿意和我结婚吗?”


Bucky愣了一下。


“我是说如果,不考虑其他事,没有过去,也没有以后——就只是,你……你愿意吗?”


Steve的神情有点慌张,像是他们十六岁那一年,带着满脑门的汗,匆匆忙忙从背后掏出花束的少年。


 


在那个瞬间,声音回来了。


Bucky能感觉到,就像一个精灵回到故乡。


 


“好啊,”他说,“为什么不?”


 


fin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嗷嗷嗷嗷嗷嗷嗷嗷

人止:

《山鲁佐德的咒语》

  爱不是咒语,爱会变质,会迁徙,会被心驱逐,会变成等量的绝望和恨

  但爱不会消失。

  所以咒立停根本没有用!!!

-------------------

当做新刊试阅,刚被PB了重发一次【【【